劳资纠纷

馬修·特勒姆为ACC主持关于劳动法的网络研讨会

与注册外地律师馬修·特勒姆一起参加就塑造香港市场的劳动法为主题的演讲。从雇主是否可以强制员工接种疫苗,到越来越受重视的在工作场所的心理健康,雇主如何有效地处理裁员、因不当行为而被停职调查、更新和使用政策以适应新的工作情况,以及依靠条件开始就业, 馬修将分享有关如何在充满挑战和受新冠肺炎影响的环境中去适应瞬息万变的工作场所的实用建议和指导。

雇主指南:补偿产假工资计划

《香港雇佣条例》第57章经修订自2020年12月11日起生效,将法定产假从10周增加到14周。全产假期间的产假工资(“MLP”)支付之后,雇主有权根据《补偿产假工资计划》(简称RMLP计划)第11周到14周对应的补偿规定,针对已付产假工资申请获得相应补偿,最高不超过80,000港元。劳工处公布的RMLP计划现已开放接受申请。

雇主是否可以要求雇员在香港接受COVID-19检测?

Covid-19 病例的增加使香港许多雇主在考虑是否可以合法地要求雇员接受 Covid-19 检测。在这样的疫情时期,雇主一方面要尽力平衡自身的商业利益,保持业务的连续性,另一方面又要安抚员工的担忧和敏感。在本文中,我们讨论了雇主在要求或指示员工进行 Covid-19 检测时应考虑的因素。

在国外远程办公:雇主须知的关键法律影响

远程办公已成为应对疫情影响、降低感染风险以及应对香港及全球其他地区出行限制和隔离政策的普遍对策。许多雇主也正在考虑将远程办公作为降低运营成本的‘新常态’。对于一些雇员来说,远程办公可能就意味着在海外工作。本文将讨论香港雇主允许雇员在海外办公之前需要考虑的法律影响。

强制性检测与封锁:雇主们都需要知道些什么?

通过执行依据《预防及控制疾病(对特定人士进行强制性检测)规例》(简称《规例》)(第 599J 章)实施的新措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降低了用于识别和遏制新冠病毒传播而设定的强制性检测门槛。 在本文中,我们探讨的主要是对雇主的影响以及如何最大程度地降低对其业务的影响。

中国新民法典及其对工作场所性骚扰的影响

性骚扰问题和中国大陆的#MeToo运动最近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示威者无视公开抗议和群众集会的限制,于12月在北京法院外聚集,以支持一名年轻女子周晓璇(「周」)指控知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朱军(「朱」)性行为不端。这类的案件相对较少,加上被告的知名度引起了中国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这恰好碰上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于2021年1月1日生效。《民法典》第1010条就构成性骚扰的行为确立了重要的新原则,将受害者的范围扩大到包括男性在内,并规定了雇主在这方面的具体义务和潜在责任。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管理香港年假

新冠肺炎疫情为企业带来了许多挑战。严格而持续的旅遊限制以及其他不确定因素导致了许多员工未能休假,因此剩下了大量累积但未取的年假。这给了許多机构带来了潜在的风险。因而当疫情情况缓和时,很多员工都会请为期比较长或比较频繁的假期以報消年假,生产率必会受到影响。同样地,如果大量员工决定在特定时间或高峰时期休假,风险管理能力也可能会受到损害。因此,雇主需要考虑如何避免风险和“堵塞”而又不侵犯员工的权利。特别是,如果有必要,他们是否可以要求员工请假或放弃年假?